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挥毫泼墨的博客

闲步孤峰日暮,独行荒径无路。惆怅思仙舟,可到桃花源处?无渡,无渡,心随江空白鹭。

 
 
 

日志

 
 
关于我

爱挥毫泼墨,无甚功底,却乐此不疲! 喜读书看报,常有感概,还屡发牢骚! 想做官发财,时运不济,剩两袖清风! 总仗义执言,打抱不平,为人生快事!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 - 明代古壁画  

2017-10-09 15:21:06|  分类: 佛教道教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北京法海寺镇寺之宝明代古壁画特摄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法海寺明代壁画是法海寺的镇寺之宝。法海寺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模式囗东北约两公里的翠微山麓,全殿九幅壁画共绘人物77个,既有男女老幼,又有神佛鬼怪,且姿态各异,神情不一。有说法和坐禅的,有膜拜的,也有徐徐行进的,还有冉冉飞舞的。所绘人物、禽兽、神怪和草木等,不仅形象真实美好,而且生意盎然,和谐明快,组成了一幅幅或清新明净、或庄严肃穆的佛国仙境画面。

壁画特色  法海寺明代壁画所绘帝王气宇轩昂,神态威严。妇女则仪容丰满、美丽、温柔。至於天王、金刚和力士,不仅绘出了勇猛威武的神态,而且还充分表现了皈依释迦如来佛的无限诚心。壁画的人物服饰和装束华丽多彩,千姿百态:妇女梳各种样式发髻,戴各式首师、璎珞、钏镯和花朵;男人穿戴不同式样冠帻、衣衫和盔甲,衣服上绘团凤、龟背、团鹤、宝相花、菊花和凤戏牡丹等图案,童子则梳发辫,活泼天真。通过画工细致入微的绘画技巧,从生理特徵上,使人们易於分出他们的性别年龄;从服式、发式和行动举止及构图关系上,又可鲜明淮确地分辨出他们的身份地位,充分体现了画工们非凡的艺术才能。编辑本段历史考证  这些精美绝伦壁画的作者,从法海寺附近一块明正统九年(1444年)甲子冬日太监李福善等立的楞严经幢上发现,其上所题的助缘协力善人的题名中,除了瓦匠、石匠、雕花匠、妆艺匠、嵌金匠等各色工匠的名字外,还有捏塑官陆贵、许祥,画士官宛福清、王恕,画士张平、王义、顾行、李原、潘福、徐福要等人的题名。经幢是法海寺修建完工後第二年所立,为工部营缮所副京囗陈敬所书,幢上听列人名无疑都是当时工部营缮所所属来修建法海寺的工匠。由此可知,法海寺这些精湛的艺术杰作,就是这些画士官和画士所绘。  

 法海寺明代壁画与山西永乐宫元代壁画相比较,法海寺壁画在规模、力度、气势上不如永乐官壁画,而在人物刻画、图案精微多变,多种用金方法等画工技巧方面,法海寺壁画比永乐宫确实成就较高,在壁画制作工艺上也有新的发展。敦煌壁画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古典文化艺术宝库,但是,敦煌壁画自6世纪发展至清代,连绵不绝,却唯独缺少有明一代的壁画,北京法海寺壁画能够以其精湛的绘画艺术、高超的制作工艺和鲜明的时代特色补充这一缺憾,弥足珍贵。法海寺壁画可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相媲美,在世界同期壁画中占有突出地位。特别在壁画制作与保存技法上,欧洲15世纪的壁画多有不同程度的脱落和剥裂,而法海寺壁画画面基本完好如初。编辑本段壁画内容 

 法海寺主要闻名于寺内的壁画,经过五百多年漫长岁月,法海寺大雄宝殿的六面墙上,至今完整地保留着九幅极其精美的明代壁画。壁画分布在大雄宝殿北墙门的两侧、中佛像座龛背後和十八罗汉身後两面山墙上,壁面积达236.7平方米。1993年初,在北京法海寺壁画历史艺术价值论证成果研究讨论会上,经专家论证,法海寺壁画是中国现存元、明、清以来由宫廷画师所作为数极少的精美壁画之一,也是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所保存的古代壁画中的杰出代表,与敦隍、永乐宫壁画相比各有千秋,并可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相媲美。专家们一致认为,在中国现存明代壁画中,从壁画艺术、规模、完整程度和壁画制作工艺、绘画技巧、人物造型及用金方法等多方面综合论证,法海寺壁画堪称我国明代壁画之最。  

 佛龛背後绘的是观音、文殊和普贤三尊菩萨以及他们的脊属和坐骑。其中以中间的水月观音画得最为传神和出色。她宽肩袒胸、肩披轻纱,薄似蝉翼,胸饰璎珞,表情温和安详,屈左膝盘左而坐,形态庄重大方给人以清新明净、和蔼祥瑞、出世超凡之感。   十八罗汉身後两幅壁画,以如来佛和飞天为主,衬以牡丹、月季、芭蕉和菩提等,加以祥云缭绕,显得庄重肃穆。

法海寺壁画具有工丽谨严而兼奔放洒脱的特点。它的艺术气派是由画家们高度熟练的技法与坚韧不拔的劳动获得的。有时是放纵得那样豪迈,高达一百六十厘米的人物,长达九十厘米的衣纹线条往往一气呵成,中间毫无停滞犹豫的痕迹;有时是收敛得那样谨慎,轻描细染,在不足方寸之间镂绣出间不容发的花纹,画家的修养到了"静如处子,出如脱兔"的境界。因而在捕捉形象与刻划细节时,得心应手,任意驰骋,显得胜任愉快。表现方法基本上是单线平涂,在颜面、花朵各部分适当地采用了丝染的手法,而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是非常丰富与广阔的。同样是用线描出,而铠甲就显得凝重有力,纱罗就显得飘飘欲飞;同样是渲染,少女的脸,盛开的莲花与天王、力士们的肌肉就俨然几样效果。所用的线条基本上是“铁线”,间用“兰叶”和“钉头鼠尾”。针对不同的物象,有时势如离弦之箭、脱缰之马;有时又盘曲回旋,迟迟不前,用中锋和焦墨的时候较多;有时也用淡墨和偏锋。可以看出画家针对不同物象,有时以“五日一山,十日一水”的态度惨淡经营;有时又以“即兴”的态度一挥而就,把水月观音身上的那些以“叠晕”方法画出来的团花和普贤脚下以墨笔勾勒成的六牙白象对照来看,前者是需要日以继夜才能完成的,而后者显然是速写性质,只不过几分钟就可以画完,而二者艺术上的成就“各尽其妙”,是很难区别高低的。一般地说,画中的线是稳定简练、准确而有运动的感觉的。这种绵长洒脱的线条,不仅显示了画家们的艺术修养,也体现了明代寺观壁画的传统和渊源。  

 至于用色方面,法海寺壁画是沿用了重色的方法。由于较多地使用朱砂、石青、石黄特别是在人物的璎珞、钏镯、铠甲、兵器以及各处裙带上,大量使用“描金”和“沥粉贴金”的方法。在国内现存的古壁画遗迹上,金碧辉煌的气氛到了这种程度的还是少见的。许多地方使用了多层的“叠晕”和“烘染”的手法,更增加了画面的美丽华贵的感觉。碑记中叙述的“象设庄严,悉涂金碧,光彩炳耀”的景象是可以理解的。   

全殿共画了人物七十七个,男女老幼、神佛鬼怪全有,有说法的,有坐禅的,有膜拜的,也有徐徐行进的,还有冉冉飞舞的。而在构图上,处理得井然有序,眉目清楚,统一中有变化。在一铺当中有统一的倾向的同时,个别人物又三五成组,发生联系,互相顾盼,前后呼应,而且宾主分明。人物并没有启口,而我们好像听到他们喁喁低语,画中丝竹不多,而我们好像耳旁飘来了音乐的声音。一座大雄宝殿宁静神秘的气氛,主要地依靠这几铺壁画传达出来,主稿匠师在构图上的苦心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

法海寺明代壁画最为珍贵的壁画要算北墙门两侧所绘《礼佛护法图》。该图由帝后、天龙八部和众鬼神组成浩浩荡荡的礼佛护法行列。两幅画共有人物35人,三五成组互相呼应,人物服饰华丽,仪表庄重温雅,色泽艳丽而浓厚。左面一幅画分三部分:走在队伍最前列的是四个肤肌丰润表情庄重的天女。一个侍女手托花钵走在最前面,接看是女后双手合十缓缓前行,另外两个侍女捧盘跟随在後,後面簇拥着一群撑幡的嫔从。在她们身後担任护卫的是立目瞪目、体态魁伟的广目和多闻天王。此画的中央部分所绘是如意观音,她的脚下有狮子、狐猩和豹。观音前面走着三个女侍,一个手托菩提树,两个撑飘拂宝幡。画的後面部分绘金刚、力士、小鬼和帝王。金刚手执斧钺,力士拿杵,小鬼扛艮锯,长发鬼手撑风幡,他们都伴随戴冕旒的长发帝王正在行进。右面一幅画也分为三部分:前部绘帝王和女像。画面以一个手捧插珊瑚铜壶的俊美少女为先导,随后是头戴冕旒、神态肃穆的帝王,帝王身後分别撑幡和捧盘的伴随仕女,护卫他们的是怀抱琵琶和手执宝剑的增长天王和持国天王。中部所绘是八双手臂拿着不同法器的观音,伴随他的是手持香炉的比丘和举幡女郎,随後是天帝和天后。天后裙带艳丽多彩,神态丰满多姿。壁画的后部绘的是不空羂索观音和韦驮以及帝后,结尾是一个长发夜叉和捧着珊瑚瓶的鱼精。这些佛画都严格遵照佛教的仪轨,没有儒道掺杂的痕迹。除此,大雄宝殿顶部三个藻井天盖上所绘“曼陀罗”和天花板上所绘的以梵文代表的“毗卢遮那佛”和菩提像,也都极为精美。彩画以翠绿靛蓝色和描金制作,显得异常华丽严谨,形式朴素大方。编辑本段历史地位巅峰之作
  明代中国壁画的颠峰之作壁画出自明代宫廷画师之手,绘制十分考究。法海寺《帝释梵天图》(北墙西侧)重大特点是继承了唐宋时期纯粹佛教内容的风格。元代之后的多数壁画在内容上都是佛道掺杂,而法海寺竟然跃出当时的主流,继承了唐宋时期的风格。因此有专家指出,与唐宋时期一脉相承的《帝释梵天图》唯有在法海寺壁画中才能看到。

法海寺壁画的价值无法用具休的东西衡量。可以算做中国美术史上-个杰出的历史成就。1993年在京的文物界、美术界的著名专家对法海寺壁画历史、艺术价值进行论证,认为法海寺壁画是我国明代壁画之最,是我国元明清以来现存少有的由宫廷画师所做的精美壁画,是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在壁画方面的代表、与敦煌、永乐宫壁画相比各有千秋,并可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相媲美。

画笔细致超过敦煌   法海寺大雄宝殿的六面墙上,至今完整地保留着九幅极其精美的明代壁画。内容以宗教题材为主。分布在大雄宝殿北墙门的两侧、中佛像座龛背后和左右两面山墙上。佛龛背后绘的是观音、文殊和普贤三尊菩萨以及他们的坐骑,其中的水月观音尤为出色。编辑本段《礼佛护法图》  最为珍贵的壁画要算北墙门两侧所绘《礼佛护法图》。该图由帝后、天龙八部和众鬼神组成浩浩荡荡的礼佛护法行列。两幅画共有人物35人,三五成组互相呼应,人物服饰华丽,仪表庄重温雅,色泽艳丽浓厚。左面一幅画的中央部分所绘是如意观音,她的脚下有狮子、狐狸和豹。在狐狸前面的护板上装有一个放大镜,透过这个放大镜,可以清楚看到狐狸耳朵上的毛细血管。豹子的身体后部有明显的修补痕迹,两相对比,原作部分豹子的毛发丝丝分明,根根凸起,很有立体感,后人修补的部分则完全是平面的,笔法也粗糙了很多,可以看出原作画师的深厚功力。这种笔致上的精细程度完全超过敦煌壁画。法海寺现在设有一个敦煌壁画展室,看完法海寺壁画再去看敦煌壁画的照片,敦煌壁画则显得粗狂随意的多了。   

敦煌壁画和法海寺壁画画得都是宗教内容,但是敦煌壁画受到印度影响更大,人物形象更接近印度神话的原貌,法海寺壁画中的人物形象大都已经汉化,多为帝王后妃,或者武将文相。在印度神话中面目可憎的母夜叉也变得和蔼可亲

以绘制、雕塑或其他造型手段在天然或人工壁面上制作的画。作为建筑物的附属部分,它的装饰和美化功能使它成为环境艺术的一个重要方面。壁画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绘画形式之一。现存史前绘画多为洞窟和摩崖壁画,最早的距今已约 2万年。中国陕西咸阳秦宫壁画残片 ,距今有 2300年。汉代和魏晋南北朝时期壁画也很繁荣,20世纪以来出土者甚多。唐代形成壁画兴盛期,如敦煌壁画、克孜尔石窟等,为当时壁画艺术的高峰。宋代以后,壁画逐渐衰落。1949年后,壁画得到恢复与发展 。1979 年北京首都机场壁画群体完成。之后,不断在一些新建筑中增设壁画,许多作品在艺术表现力、制作技法以及继承传统、借鉴外国经验方面,都有所创新与发展 。壁画以技法区分 ,有绘画型与绘画工艺型两类。绘画型指以绘画手段尤其是手绘方法直接完成于壁面上。具体画法有:①干壁画,在粗泥、细泥、石灰浆处理后的干燥墙面上绘制;②湿壁画,基底半干时,以清石灰水调和颜料绘制,须一次完成,难度较大;③蛋彩画,以蛋黄或蛋清为主要调和剂的水溶颜料,在干壁上作画,不透明、易干、有坚硬感;④蜡画,蜡与颜料混合画在木板或石质上,再加热处理;⑤油画,画于亚麻布或木板上;⑥丙烯画,以丙烯酸为主要调和剂,快干,无光泽,现代壁画常用。以上画法有时混用,或与工艺制作、浮雕结合。绘画工艺型是指以工艺制作手段来完成最后效果的壁画。由于手工工艺或现代工艺的制作,加上各种材料的质感、肌理性能,能达到其他绘画手段所不能达到的特殊艺术效果, 故被现代壁画广泛采用,分:①壁雕,介于雕刻和壁画之间,倾向平面化构图,不以体积造型为主,故仍接近壁画,有浅浮雕、深浮雕及阴刻线等手法,材料有石质、水泥、陶瓷、木雕、青铜等;②壁刻,用水泥掺和白垩土、石灰、石英砂,再调进颜料,做出壁面,未干时,剥刻出不同色层,做成壁画;③镶嵌壁画,主要以水泥调入粘合剂,用色石子、陶瓷片、色玻璃、贝壳、珐琅、宝石等颗粒拼嵌而成;④ 陶瓷壁画,便于制作,坚固耐久,有良好的视觉效果,为现代壁画广泛使用的手段。另外,还可利用各种工艺制作壁画,如磨漆、漆画、织毯、印染、人造树脂、合成纤维等。现代壁画涉及门类较多,已成为绘画、雕刻、工艺、建筑和现代工业技术等学科间的一种边缘艺术。

法海寺壁画中的生命故事

明代的时候,八大处山脚下模式口是个远近闻名的小镇,别看地方不大,却是京西重要的商业门户。从西边山里来的商贩,赶着骆驼、马队在模式口备好料,吃饱饭,天不亮就出发,在上午商业最繁华的时间赶到北京城。脚踩着磨得光滑的石板路,想象着熹微晨光中摇着铃铛渐行渐远的马帮,这小小的模式口,总让人不免想起丝绸之路上的楼兰,茶马古道上的丽江,那些被传奇包裹着的名城重镇。

  模式口的香火非常兴旺。这就说到了建在这里的法海寺,这座建于明朝的寺庙之所以闻名天下,是因为寺庙里有二百多平方米的精美壁画。而说到法海寺壁画,又不能不提到一位老人,他的名字叫吴效鲁。
  ■秋日踏访法海寺边一座无碑的墓
  沿着古朴的巷子走下去,迈出的步子因为坡度的增大而略感沉重,直到山腰,终于透过松枝隐约看到“法海禅寺”几个大字。在这座古刹的东边墙外,有一座寂寞的墓。在漫长而有些杂乱的年代里,这里演绎出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
  法海寺建制完整,四进院落依山而建,气度非凡。而在寺庙宫殿遗迹丰富的北京,让法海寺名闻天下的,是其大雄宝殿内的九铺壁画。
  因为赶上法海寺大修,此次寻访无缘得见。不过据史料记载,总共236.7平方米的法海寺壁画采用工笔重彩卷轴画法,许多地方采用了贴金、堆金和描金的手法,呈现一派金碧辉煌的气氛。
  众所周知,中国佛教壁画最辉煌的年代在唐宋,这使巅峰期过后的法海寺壁画仿佛一颗不经意间散落于煌煌卷轶之外的片羽,无论是其出现的年代还是艺术水准,都令海内外专家浩叹不已。民间有种说法,壁画在中国,最闻名的主要有3处,一个是敦煌,一个是位于山西芮城的永乐宫,还有就是北京法海寺。
  据考证,法海寺壁画为宫廷画师所作。一般民间壁画多采用“钩线填色”法流水作业,由师傅做好底稿,由徒弟填色,所以画面与技法相对简单。而法海寺的这些画,却似以画卷轴一般的精细来画壁画,以至细微之处,人物的发丝、动物的毫毛都栩栩如生,异常真切。而由于年代距今相对较近,至今人们可以从法海寺壁画中更多领略到中国古典艺术中那些大胆而鲜活的颜色,使今人对中国古代画师的审美甚至个性大异想象。
  我们站在可以俯瞰全寺的山坡上,看着眼前被脚手架包裹着的法海寺,努力想捕捉到些历史的印记。
  这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法海寺的第三次大修。第一次修缮源于建国初郭沫若的一次偶然造访。1956年,郭沫若前往石景山一工地慰问,偶遇法海寺。结果,那些安睡在大雄宝殿内的壁画震撼了这位大学者和艺术家,回去之后,郭沫若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了保护意见,1959年,法海寺经历了第一次修缮。也是从那时起,法海寺壁画在漫长的沉默之后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当中。
  和很多曾经被遗忘的古刹相比,法海寺是幸运的,冥冥之中,似乎总有“贵人”保护着这座京西山中的历史遗存。相对于郭老的“影响力保护”,另一位平凡老人,则用了近20年的时间,用他的生命在这里守护。甚至,在他与世长辞之后,用无碑的墓,在这里继续他的守望和诉说。
  ■560年历史上吴效鲁老人成为离今天最近的一个传奇
  半个世纪前,一个荣宝斋的学徒工蹒跚走过时已破败、几成废墟的山门和后殿,在一片檐柱残朽、金漆斑驳中“吱吱呀呀”地推开大殿的木门。当那些尘封已久的壁画在从殿门透过的阳光中一点点展现出来的时候,在殿门张开的回响中,他会有怎样的惊诧?
  这样的惊诧,决定了吴效鲁一生的命运,也使他成为法海寺560年历史上,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传奇在石景山区一座普通的居民小区里,学通社记者见到了吴效鲁老人的后人,大哥吴长年今年也已是七旬老人,弟弟吴瑞年也六十多岁了。吴效鲁老人在法海寺的故事,是父亲带给老哥俩几乎全部的儿时记忆。
  建国初,吴效鲁老人是北京市第九中学的校工。随着有关部门把法海寺给了九中办学使用,吴效鲁来到了法海寺。“父亲16岁在荣宝斋学过徒,后来又到琉璃厂做工,学得不少鉴别字画古董的手艺,一瞧见这壁画,不一般哪,可怕它们被人给毁了,就主动申请去看寺。后来他就一直收着大殿的钥匙,除非碰上懂这个的人,一般人都不让随便进了。”
  在要破除一切“封建残余”的疯狂年代里,脆弱的法海寺壁画在红卫兵“小将”们的冲击下犹如风中残烛,留存了500余年的文化光彩随时都有可能湮灭。
  “真是提心吊胆,那会儿父亲总睡不好。”“破四旧”的时候,红卫兵们把寺里边的四大天王、哼哈二将都给推倒砸毁了,但拿着大殿钥匙的吴效鲁愣是没让红卫兵进大殿的门。那个时候,文物保护部门都不敢对破坏文物的事情说什么,“要不然给你扣一个反革命的帽子谁受得了呀?”“我父亲一直是宿舍管理员,平时对那些学生们都不错,他们生活上有困难或者生病了什么的没少照顾他们,就仗着这一点有时候还能跟红卫兵交涉交涉。”
  即便如此,危险仍旧存在。当时在北京卫戍区当兵的二儿子吴瑞年有天接到了一个电话,“说父亲好像是被红卫兵打了。”当他心急火燎地向部队首长请假回家时,了解了情况的首长特意嘱咐他:“穿军装回去。”在“文革”中,军人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穿军装回家是让他保护自己。
  穿了军装的吴瑞年出现在年迈的父亲身边,算是把红卫兵给镇住了,法海寺大殿的门始终紧锁着,吴效鲁老人成为法海寺壁画最后一道屏障。
  ■口头传说的生命力往往比历史具有更顽强的生命力
  一个又一个静谧的夏日,吴效鲁独坐在法海寺的偏殿前,面对着大殿和寺后青山,自斟自饮,浑然忘我。吴效鲁让自己长成了法海寺的一部分,也于是成为今天人们对法海寺记忆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提起吴效鲁保护壁画的故事,许多当地的老人都知道。在那样一个年代里,文化的价值是微不足道的,吴效鲁的特立独行使其成为一个毫不夸张的传奇。以至于这样的故事流传了许久,竟至又出现了好多不同版本的传说。
  有一个故事说,一群红卫兵气势汹汹地来到法海寺。吴效鲁远远看到,他平静了一下焦急的心情,快步跑到大殿,把殿内的菩萨像推倒一座,自己先动手砸了起来,这时红卫兵已经冲进了大殿,吴效鲁赶紧对他们说:“破四旧、立四新,我跟你们一样。”红卫兵一看如此情景,就欢呼了一阵胜利而归了。吴效鲁转移了红卫兵的注意力,保护了不可复制的壁画。
  这个富有戏剧色彩的传说并没有得到吴长年和吴瑞年两位老人的证实,长年老人更肯定地说,大殿里面的佛像一个人不可能把它推倒。但是,在民间,口头传说的生命力却往往比经过求证的历史具有更顽强的生命力。
  吴效鲁对法海寺壁画的义务保护一直延续到他退休之后,在他人生最后的20年,他始终和法海寺在一起。按照老人的遗愿,后人们在法海寺东墙外开辟了一块小小的墓地,把老人葬在这里。此前,吴家人故去都是要入祖坟的,吴效鲁老人开启了一个特例,却又那么符合他毕生的追求。
  长子吴长年老人希望,无论法海寺如何变迁,都能让父亲的墓留在法海寺旁,默默地回望这古刹过去的风云岁月,这是可敬的吴效鲁老人最后的心愿,也是将来帮助人们传承历史的又一个传说。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